我的超长“待机”寒假

2020年1月23日,我的寒假过去了一半。我开始抱怨我的寒假就要在各个补习班中奔波而过,开始抱怨每天写不完的作业,开始抱怨这个寒假没有一点新意。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了。电视上报纸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报道。一个个数字,背后是一条条生命,是一个个家庭,每次看到这一串数字的变化,我的心也都跟着颤动。

随着武汉封城,全国各大省市也都进入一级响应状态。紧接着,便是全国支援武汉支援湖北。在这场抗病毒战役中,医生和护士是我最敬佩的人,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的妈妈就是万千医护工作者中的一员。

自从抗新冠病毒的战役打响后,她除了按时值班轮岗外,还在小区里担起了义工的工作。武汉封城以后,我们小区也开始了封闭式管理,这样一来,小区里的一些老人遇上了麻烦,这些老人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需要长期服药,隔离在家,药却快服尽了,这可怎么办呢?妈妈知道了这个情况后,义务提供咨询、帮忙配药。在这样的日子里,大家都在家里“坐月子”,但我的妈妈反而更忙了,她就像只勤劳的小蜜蜂,飞到东飞到西。

不仅如此,小区微信群里也时常有妈妈的声音。她会提供一些关于防范新冠病毒的知识,宣传讲解中药在抗病毒方面的作用,热心地介绍了各种祛病毒方法;她时常给业主们打气,鼓励隔离在家的邻居……看到这样的妈妈,我不禁肃然起敬,就连她有时候的吼声也顺耳了很多。

在这个超长“待机”的寒假里,整个中国都感受到了团结的力量,每个人都在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而我,真庆幸有这么一个妈妈,因为她在保护我们家人的同时也在竭力帮助别人。武汉作家方方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我想说:“医护人员就是时代的一束光,照在病患身上,驱除灰尘带来的阴霾。”

文/丁柯淇(我院干部保健科郑群主管护师的女儿)

© 浙江医院 版权所有
杭州红五星文化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提供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