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的风采】

我们的亲友是医生,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我们看到的医生,是诊室里那个耐心问诊的医生,是手术室里那个专心致志的医生,是病房里那个仔细查看病情的医生……当我们的家人、亲友是医生的时候,又是怎样一种体验?医师节,让我们换一个视角,全方位走进医生。

  我的儿子是医生

  医生父亲眼中的医生儿子:为你自豪,为你减负

  吴亮是我院重症医学科的一名呼吸师,他的父亲——69岁的吴孝林退休前也是一位医师,在外人看来,严厉的吴孝林很少夸赞自己的儿子,吴孝林说这只是为了更好地激励儿子。

  吴孝林说,自己非常清楚作为一名医生,儿子所面临的社会压力、工作压力和生活压力。患者对医疗期望值过高,认为只要进医院就会万无一失,一旦有失,便是医疗事故,造就医患关系紧张;超量的工作让他自己也处于亚健康状态;医院工作辛苦劳累,报酬却不算高这些情况他都知道。作为他的父母,退休8年的吴孝林说,要尽量当好后勤部长,为他减负,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让他安心工作,一心为患者服务。

  我的爱人是医生

  我们俩都是医生,我们属于“医”见钟情

  我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杜常青和他的爱人杨林都是医生。在妻子眼中,杜常青就是忙,这样的忙碌是常态,而尽管忙碌,却从未缺席过两个孩子的成长,“正常工作日,7、8点到家都算是早的了,大部分时候,回家后还要继续学习,有时候话都不想说,简单聊几句孩子,就是一天的交集。”杜常青到医院后获得了2018年“浙医人”基石奖等一系列荣誉,她为此感到高兴,“我也是医生,我更知道医院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平台,我们惟有努力。”

  我们的朋友是医生

  “刀哥”是怎样炼成的?

  我院急诊科医师孙仞是一位“网红”医生,大家都亲切的喊他“刀哥”。他曾当机立断把心梗的邻居送往医院救下了他,被称为“中国好邻居”,他的邻居说:“认识这样一位邻居,能救自己一命啊。”

  孙仞也是足球队球友们的“守护神”,球友范时俊说,“作为球队唯一一名医生,他肯定是我们球队所有球员的守护神。”球员受伤时,孙仞总是第一时间跑来蹲下,给予最专业的检查与建议,在球场外,队友们但凡有点头疼脑热,总喜欢第一时间找孙仞。球赛踢到一半,孙仞常常会被电话叫走。队友们不会有埋怨,“大家都了解他的行业,见怪不怪了。”范时俊说。

  虽然身处不同的城市,但孙仞的同学们却经常能够在网站、报纸、甚至电视上看到他的身影。大到新华社、人民日报,小到地方媒体、医院官微,孙仞在他的朋友圈里抒写着“网红日志”,是患者和媒体心目中一位了不起的“网红”医生。

  我的爸爸是医生

  他去援疆,用实际行动,教我成长

  “去年的8月,烈日炎炎,我的爸爸踏上了去新疆的征程,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年了。”冯董玏琛想起了爸爸一年前离开杭州开始援疆的情景。此时,他的爸爸冯玉良,我院消化内科副主任(援疆身份:阿克苏地区第一人民医院消化内科副主任、内镜中心主任),正在遥远的新疆,守护着当地患者的健康。

  去年上半年,正是儿子要小升初的关键时刻(经历过小升初的都知道这其中父母和孩子需要承受的压力),在决定援疆的时候,冯玉良最放不下的就是妻子和孩子,可出乎意料的是儿子似乎一夜长大,那个即将要上初中的小学生,无比支持爸爸的决定。

  冯玉良援疆后,积极帮助当地医院开展ERCP手术治疗胆胰疾病,阿克苏地区第一人民医院也成为阿克苏地区惟一一家能独立开展ERCP手术的三甲医院,他还牵头开展了全疆首例内镜下肠梗阻导管置入术治疗低位小肠梗阻,取得了很好的治疗效果……

  责任、担当、使命……那些沉甸甸的字眼,援疆医生爸爸用自己坚毅的实际行动为儿子做了最好的诠释,这将是儿子成长中最重要的一课。

  文/宣传统战部郭俊 吴婧

  供图/重症医学科吴亮 心血管内科杜常青 急诊科孙仞 消化内科冯玉良

© 浙江医院 版权所有
杭州红五星文化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提供服务